剪云酿作霓虹句

2015-12-19 10:20:00
赵德发
原创
1160
五莲九仙山,峰高涧深,石奇水美,历来是文人墨客心仪之地。当年苏东坡知密州时曾去游览,留下“九仙今已压京东”之诗句;明代父子作家丁惟宁、丁耀亢曾隐 居于此,丁氏祠堂与“仰止坊”至今伫立山侧;清军入主中原时,诸城等地一些文人避战乱、保气节,结庐于九仙山景区的卧象山一带,创作了大量诗篇。2005 年我去九仙山,以一首七绝叹曰:“仙境从来常卧象,东坡耀亢馈华章。几回仰止坊前拜,久谛潮河诗韵长。”
九仙文脉,潮河诗韵,一直延续到当代。据我所知,近二、三十年来,先后有多位作家到那里居住,在山水田园间放旷逍遥,如潍坊作家房文斋、五莲县作家高 昂等等。高昂笔名曰卯,在中学校长的岗位上退休后到九仙山中的苇场村安家落户,有大量诗文面世,结集多部。我曾去他家作客,获赠他的诗集和他亲手种出的地 瓜与蔬菜。
今年夏天,我突然接到朋友转来的一部诗稿,读后方知,此乃高昂夫人作品。夫人姓王名庆梅,年逾古稀。我那次去山中拜访,只顾和高先生说话,没大注意在一边安安静静坐着的高夫人。万万没有想到,她竟然是一位优秀的诗人。
说她是优秀诗人,一点也不夸张。她虽然出道很晚,退休后才开始写诗,但因为当了四十年中学语文教师,有丰厚的学养和过人的悟性,所以出手不凡,佳作连 连。我近几年也偶尔学写旧体诗,因生性愚钝,满意之作甚少。打开王庆梅的《晚耕小集》,读到那么多的隽永佳制,钦敬之心油然而生。
老子讲,道法自然。诗家讲,诗贵自然。我认为,《晚耕小集》的最可贵之处,就是写了一种自然的生活。“结庐在人间,而无车马喧”,陶渊明这位中国田园 诗的鼻祖,之所以让一代一代的读者感动,就在于他知行合一,真正实践了道家的“自然”二字。千百年来,虽然仿效陶公、息影山林者代不乏人,但更多的人只是 心向往之,并没有实际行动。时至今日,我们尽管厌倦了、厌恶了城市生活,尽管在文章中、在饭局上声讨城市生活是如何“不自然”,如何“违背人类天性”,但 到底没生出“断舍离”之心,没有离开城市的勇气。拿我来说,让我到山中小住几天,我很乐意,但要我常年“不闻车马喧”,常年用不上WI-FI,那我就要坚 决地背叛老子了。而王庆梅不像我们这样,她并不留恋城市,与丈夫说走就走,进山后灌圃学稼,养鸡种菜,彻头彻尾变成一个山民。看她用诗记录的山居生活,那 才叫返璞归真,才叫天人合一。
她的诗歌,在形式上也体现了“自然”二字。那么多的作品,都是由衷而写,有感而发,并没有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。她写的多是律诗绝句,律诗绝句又特别讲 究对仗、平仄和用韵,因她对格律研究得透彻,掌握得娴熟,所以,她的诗大多没有“因律害意”的问题,而是浑然天成,不着痕迹。晚唐司空图的《二十四诗 品》,将“自然”列为一品:“俯拾即是,不取诸邻。俱道适往,着手成春。如逢花开,如瞻岁新。真与不夺,强得易贫。幽人空山,过雨采苹。薄言情悟,悠悠天 均。”在王庆梅的诗作中,我们就读出了这种感觉。
《晚耕小集》行将付梓,我草成七律一首,赠高昂、王庆梅伉俪:
神仙眷侣进深山,溪饮岩栖比凤鸾。
洗耳泉边求耳静,观音洞外感音喧。
剪云酿作霓虹句,采卉织成锦绣篇。
翁媪古稀携手走,峰巅笑看渡人船。
发表评论
评论通过审核之后才会显示。
热门资讯
联系景区
联系人: 五莲山九仙山省级地质公园
电话: 0633—5666111
传真: 0633—5231708
微博: wlsfjq
地址: 日照五莲山风景区五莲山中路
技术支持及合作联系:蝉知建站系统